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站消息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王世龍:校園文學鑄就滋養學生內心的陣地 2013-06-01 11:46:58  發布者:phpcms  來源:中國教育報

  校園文學-中國教育文學網

        校園文學給學生一個自由思考和表達的舞臺。

 

編者按   

  在媒介和信息多元化的今天,教育面臨更多的挑戰。不同的價值觀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到學生的生活中。有時候,教育者語重心長的教誨在頃刻間受到侵蝕甚至瓦解 。
  這是我們教育的現實和危機。
  校園文學應該發揮更大作用,要和各種媒介去爭奪影響學生的“地盤”。這是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給出的一劑“藥方”。不“爭奪”意味正放棄,作為教育工作者,應該明白給學生一個美好、堅強的內心的重要價值,通過校園文學種種形式去營造良好的校園文化,營造良好的育人氛圍,讓那些直指人心的力量去修筑學生正確價值觀的堡壘。
  可喜的是,經過多年的沉寂,校園文學正在經歷復蘇而壯大。一場“放飛青春”的詩會在南方打動了很多人,而另一場北方校園文學的雅集也聚集了許多愛好文學的教師、校長。這些星星般的火焰,正溫暖、指引更多教師、學生,在教學相長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王世龍
  
  日前,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和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聯袂舉辦的首屆“全國校園文學研究高峰論壇暨全國校園文學成果展覽會”,在孔子故里曲阜成功舉行。論壇得到了文學名家白燁、吳思敬、曹文軒等和語文教育名家蘇立康、顧之川、張鵬舉、程翔等悉心指導與支持。來自全國各地開展校園文學活動并取得可喜成果的300多所學校校長及其文學社團指導教師熱情參與了論壇討論。
  這是一次意味深長的論壇,大家認為,《論語》或許是最早的關于“校園文學”的文本,2000多年前,校園文學就在這里萌芽,作為校園文學正本清源的尋根之旅,一是我們弘揚優秀傳統文化、面向世界創造先進的現代文化而走向光輝未來的揚帆之旅。
  
  記憶: 冰心先生給“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題名
  
  我在開始研究校園文學時就提出一個觀點,中國現代文學發展史實際上就是一部校園文學發展史。20世紀之初的“五四”時期涌現出來大批文學社團及作家、詩人,不難看出,新文學的創造者,大都是以教師為主導、青年學生為主體力量的,校園成為新文學的搖籃。只不過那時沒有“校園文學”這個概念。而到了20世紀末的80年代,文學以其獨特的魅力不可阻擋地走進青春校園,于是就涌現出了“校園文學”現象。校園文學的蓬勃興起,其標志是各地學校紛紛辦起了文學社團,文學深入到了鄉村校園與民間,可謂達到了高潮。
  那時我高中畢業當中學教師,酷愛文學的我,先是自己埋頭學習寫詩、寫小說,而后不自覺地帶動起一些青年教師、學生涂鴉文墨,于是組織辦起了山泉文學社。
  折騰到1993年春天,我以一個普通教師的身份,萌發了編選“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的念頭,為那些和我一樣的文學社指導老師們搖旗吶喊。在文友的幫助下,我打聽到文學家冰心先生的地址,便冒昧寫了一封信談了自己的想法,沒想到冰心先生很快給了回復,并題寫了叢書名,這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在各方支持和自己的努力下,好歹編選出版了《當代教師詩歌散文選》、《當代中學生詩歌散文選》四卷本,卻沒想到受到廣泛的關注,《文藝報》、《中國教育報》等十幾家報刊進行了報道。在編選過程中,雖然付出了很多,但我接觸了全國各地的教師同仁和一些大報大刊的主編,從而對校園文學開始有了實踐研究的興趣,打開了我的視野。因而,我深深地體會到,文學不僅對教學有獨特的魅力,也成就了自己。山泉文學社推出的文學青年,最有影響的是在《詩刊》社做編輯的詩人藍野——當年的山泉文學社副社長、副主編。
  1995年9月,我來到北京進修,后來在《中學生》雜志當了編輯,又不斷收到全國各地寄來的文學社社刊,被許多仍堅持開展校園文學社團活動的同仁感動,開始思考“校園文學”的獨特文化現象、內涵及其教育意義與價值。后來,思考集中在《校園文學與創作》一書中。
  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20年前就設立了關于中學生文學社團的研究機構,先后命名為中學生文學社研究中心、中學生文學社專題組,到2008年以前,先后舉辦了12屆年會,獨立或與有關單位合作,舉辦了多次關于校園文學的研討會和文學社的評比活動,對于組織校園文學指導教師隊伍、推動校園文學社團建設、促進校園文學社團報刊繁榮,發揮了重要的作用。2010年4月,在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老會長張炯先生,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現任會長、著名文學評論家白燁教授,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吳思敬教授等支持下,由我具體籌備在北京師范大學附中成立了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這樣,校園文學委員會和全國中語會關于校園文學課題研究的工作有機結合起來,呈現“文學”與“教育”雙翅起飛的最佳態勢,為我們的校園文學研究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30多年過去,校園文學取得了巨大成果,為素質教育改革和校園文化建設增添了活力,成為教育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但目前校園文學的價值與貢獻,還沒有引起教育部門和社會的足夠重視,許多文學社團指導教師沒有得到公正的評價,與20世紀80年代相比,現在的校園文學社團活動有些沉寂。
  
  實踐: 校園文學成為學校文化建設的載體
  
  早在1912年,現代教育家蔡元培在發表《對教育方針之意見》,就把文學教育確立為教育方針之一:“文學教育兼及智育和美育兩者,在傳播知識的同時,還承擔著通過審美教育、塑造新的、全面健康發展的人性之功用。”
  校園文學是改革開放30年校園里出現的一種文學現象,也是一種教育現象,它密切聯系著教育與文學兩大領域,有著其獨特的地位與價值,是進行素質教育的一個樞紐。我曾總結“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策略,試圖把校園文學和語文教學有機結合起來,開辟一條語文教育的新途徑。其基本特點是綜合實踐活動性,體現新課改所倡導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學習方式。
  通過“校園文學大課堂”銜接課堂內外,重建語文教學思維與秩序,搭建起一個“投身世界”、“擁抱生命”的平臺,以充滿詩意的文學活動激發學生的興趣進入學習的最佳情境,真正使學生由被動地學語文變為主動地追求,使封閉的小課堂變為開放的大課堂,從而提高語文學習的效率。
  山東省實驗中學語文組組長、高級教師王岱多年來帶領學生自主創辦空間文學社,實踐“校園文學大課堂”活動,成效頗豐,不僅培養了張悅然等新作家,而且為每位學生都鋪設了文學之旅。湖南省語文特級教師鐘湘麟,1984年創辦陬溪文學社至今30余年,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他總結了對校園文學理論和實踐活動(創作活動、批評活動、鑒賞活動、社團活動)的校園文學教學模式。江蘇揚州中學教育集團樹人學校樹人文學社蘇萬馬,以文學社活動及編輯出版社刊為平臺,緊密結合教學,開發地方課程資源,設計出了一系列極具人文特色的校園文學活動方案。浙江省樂清市虹橋中學高級教師、散文作家陳友中,創辦紅楓文學社20余年,培養了數位小作家,他總結多年來的寫作教學經驗,提出“生態寫作”,著書立說,《生態寫作》一書已正式出版。寧夏西吉中學語文特級教師、作家趙炳廷,自己筆耕不輟的同時,創辦月窗文學社,開展校園文學活動研究,實踐“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成果頗豐。山東濟寧市長溝鎮中學青年教師王亞橋,通過“校園文學大課堂”開發地方資源校本課程,編寫出版了《長溝鄉土文化》,成為真正的校本教材和選修課程……這些校園文學開創者與建設者們的成果,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現在,中國校園文學委員會和全國中語會及其“校園文學與社團研究”課題組,以“文學”與“教育”親密牽手的姿態,以全新的視野和理論高度,共同制定了全國校園文學研究“十二五”規劃課題和研究計劃、實施方案,從校園文學活動課程研究、校園文學創作研究、校園文學社團研究、校園文學理論研究四個方面設計課題,體現校園文學定位的多元化、活動課程的多功能、理論研究的多方位,吸收那些熱心于校園文學的學校老師承擔課題研究,設立實驗學校,制定課題管理辦法,嚴謹規范,求真務實,組織開展好校園文學課題研究。總結、整合、優化、提升校園文學業已取得和不斷涌現的成功經驗,建立校園文學理論體系,倡導創建“文學校園”,進一步發揮校園文學在語文教學、素質教育中的重要作用,讓校園文學成為有效教育模式,成為學校文化建設的載體,使校園文學研究邁上一個新的臺階。
  
  期待:校園文學要爭奪教育學生的陣地
  
  我們從2011年的首屆全國校園文學成果獎評選活動中看到廣大教育工作者對文學的激情。但激情中有困惑,該如何去實踐才能更好地推動校園文學的發展。
  白燁認為,正是現今寬松的文化氛圍、多元化文化共存并不斷相互融合的文化環境,滋生了校園文學的蓬勃發展。他認為“校園文學是當代文學的青春期”。更為重要的是,校園文學在學生的成長過程中該起到更大的作用,要和紛雜的社會去爭奪影響教育學生的“陣地”。在這一點上,校園文學有先天的優勢。
  語文教學專家、校園文學委員會副會長程翔認為,學生寫作的目的是抒發自己的性靈,寫作是人的精神生活的組成部分,應試不是我們寫作的第一目的。中央教育科學研究院專家張鵬舉提出了“校園文學教育”的概念,他認為發生在校園的文學現象都應該指向教育。他從中美兩國學生的價值取向和對非洲貧困兒童援助計劃的制定這個案例,說明學生的價值取向和現在的教育指向出現了錯位,從而指出教育包括校園文學教育,首先要指向受教育者的德性。校園文學教育的本質是一種教育行為,是指向學生精神世界的重要途徑,校園文學教育的研究就是探索規律,掌握規律,遵循規律,從而達成最佳的教育效果。作研究要有一定的學養,了解基本的學術規范,不要與學理相悖。要以文學之心鑒賞文學,以文化的情懷擁抱文化。對文學作品要掌握正確解讀的方法,要有更豐厚的古典文學滋養。
  展望校園文學美好的未來,我們期待著,召喚著,探索著,奮斗著。


  
  王世龍 筆名海生、海川。現致力于校園文學研究,創辦中國教育文學網站和《文學校園》。先后任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中學生》雜志編委和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中學語文教與學》責任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副會長。編輯“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幾十種;出版過詩集《鄉土戀情》、《山莊》、《99首詩》,散文詩集《日照東方》,理論集《校園文學與創作》、《論校園文學》(合著)等。

 

中國教育報鏈接:http://www.jyb.cn/basc/xw/201111/t20111113_463459.html


  
  

上一篇:著名作家莊之明作品研討會在京舉行
下一篇:發展校園文學 培育追夢的人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