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介馬珮文,女,江蘇省揚州中學高二學生。在《美文》《語文報》《中學生優秀作文》《創新作文》等雜志發表多篇文章。曾獲語文報杯全國 ">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文學 > 中學生文學 > 文學新蕾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馬珮文: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2016-12-01 14:38:17  發布者:丁毅  來源:大賽秘書處


>> 簡介

馬珮文,女,江蘇省揚州中學高二學生。在《美文》《語文報》《中學生優秀作文》《創新作文》等雜志發表多篇文章。曾獲語文報杯全國十佳文學少年,恒源祥文學之星初中組全國一等獎,葉圣陶杯全國十佳小作家提名獎等榮譽稱號。

>> 獲獎理由

    馬珮文的寫作不管是文體還是題材,都敢于嘗試。她用寫作拓寬自己的視野,思考自己的生活,并不斷反思追求,于是,從她心里流淌出的文字就有了深度。她的作品往往角度新穎, 構思精巧,能從平凡的生活中發現新意。

 

綠鐵皮信箱

□ 馬珮文(江蘇揚州中學高二)

老城區的平房,一棟挨著一棟,親昵地依偎著,沒有特意裝飾的花圃綠化,信箱也只是隨意在墻壁上尋了一塊地方,敲敲打打了事。軍綠色的鐵皮信箱大大方方地半敞著,沒有人家會特意去掛上一把小鎖。寒來暑往,誰也不知道彼時熱鬧的信箱會在哪一天忽然沒了聲響,而我最愛做的,便是透過那條細縫不住地窺望,將心中的向往投向那小小信箱中。

一疊報紙隨手放在方臥子上,并不著急看。方臥子是老人家的叫法,不過是一張矮木桌子, 人進人出,水杯、鑰匙、糖果盒、藥罐子…… 密匝匝地圍在一起,一桌的生氣,仿佛一滴濃墨,在心上浸染開來。

最先翻開報紙的是年至古稀的奶奶。習習的風穿過窗欞,惹人微醺,日益嚴重的眼疾讓她只能瞥一眼醒目的標題,然后悠悠地嘆一句,把目光挪向下一個標題。而年幼的我則像個小尾巴似的纏著奶奶,不懂事地讓她讀這個念那個。

    晚飯前的時間,讀報紙的是父親。相比奶奶,他讀得要仔細很多。在我眼里,讀報時父親的表情時陰時晴。若是讀到什么有意思的, 他會念給我聽。又有時,他會忍不住一種憤慨站起來。

最后讀報紙的是爺爺。爺爺是真正地在讀報紙,他不僅讀得認真,還剪貼做筆記。他會慢條斯理地戴上那副伴他多年的老花鏡,關在房里一下午。油黃的紙張映著爺爺晶藍的字, 一沓又一沓,收在床底的紙箱里。我很羨慕這種很有文化的做法,便裝模作樣地學。但到底是年幼,大多剪下的,只是些精美的插畫和讓人心疼的詞句,粘在心愛的筆記本上了。

    時間總會讓人淡忘一切念想,小小的我沒去過什么遠方,更不認識什么遠方的人,哪會收到來自遠方的信呢?哦,綠鐵皮信箱,那種熱切與渴望源自我的年少,我的年少又在那種熱切與渴望中產生美好的向往。

 
一個人的瓦爾登湖

□ 馬珮文(江蘇揚州中學高二)

 

那時候,我在讀《瓦爾登湖》,醉心于梭羅筆下幽謐自然的獨居生活,常常不能自已地臆想著屬于我的那一間小木屋,連時間也仿佛放慢了腳步,真靜啊。

懷宏先生在《梭羅和他的湖》中曾說: 它的讀者雖然比較固定,但始終不會很多, 而這些讀者大概也是心底深處寂寞的人,而就連這些寂寞的人,大概也只有在寂寞的時候讀它才能悟出些深味。梭羅的文字是要一品再品的,我喜歡咀嚼他隱居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簡單微小到一張記錄日常收支的賬單, 復雜艱澀到無數次黎明遠眺時油然而生的喟嘆。梭羅將他對生活與自然不盡的思索與追問織進那干凈細膩的文字中,跨越時空的限制,與這世間平等地對話。

我曾一度覺得,那樣的生活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我們不可避免地身處在社會這張巨大的關系網之上,喂馬、劈柴,周游世界也只是在詩中才能夠實現的美好理想。這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迅速風靡的微信朋友圈讓本就擁擠不堪的空間愈發紛亂,在一片嘈雜中,我們甚至無法獲得片刻獨處的自在,無法將追索的目光投得更遠一些。

第一個夏天,我沒有讀書,我鋤豆子地去了。有時,我獨坐在灑滿陽光的門口,從日出一直到正午,出神冥想。每當我讀到這段話時,便會恍惚生出置身于那個種滿山核桃樹的小山坡的錯覺,四下一片安謐,唯有鳥兒在近處歌唱,多么令人羨慕啊。透過梭羅隔世的文字,我漸漸發現,梭羅提倡的生活方式并不是遠離塵世,相反,它與泥土接壤, 扎根于生活本身,它極貼近我們的心。

    這讓我想起了木心,一位質樸又可愛的老人。在紐約繁華的大背景之下,他潛心美術文學創作,在一個越來越快的時代寫下了從前的慢。周遭環境越嘈雜,尋求內心的平靜就越顯得重要。盡管后工業化的社會阻礙重重,我們仍舊可以探尋通向桃花源的幽徑。

    有人將孤獨等同于寂寞,我認為寂寞是內在空虛的顯露,而孤獨則是心靈強大的體現。我們的身邊不乏那種一刻也不能放下手機,跳出朋友圈,不去猛刷存在感的人,在反反復復的點贊與轉發中,他們難道就真的不再感到寂寞了嗎?太多人在微信與朋友圈中找到了一點新鮮感與存在感,便誤以為是生活的全部溫度,以致沉浸在虛擬的世界里, 忘記了生活的本質或者說本質的生活。孤獨源于思考,而思考拓寬了我們靈魂的深度與廣度。毫無疑問,當梭羅詩意地棲居在瓦爾登湖畔重塑自我心路歷程時,他的內心一定是無比豐盈的。

    人們很早便懂得的一些道理,這么多年來,它們依然被人反復提起,每當我想起這些, 就會涌起一種深深的歸屬感。無論現實生活多么殘酷匆忙,梭羅都不會大吵大鬧,他始終是一個人,他清楚地明白,有些事情只能說給懂得的人聽。他安安靜靜的背后,是山呼海嘯的響應。

上一篇:張涵之: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下一篇:薛詩瑤: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