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好書推薦 > 教育書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何夏壽:《民間文學大課堂》 2017-03-20 11:14:50  發布者:丁毅  來源:中國教育文學網

 

  【關于本書】

人類最高貴的是靈魂。民間文學是塑造靈魂的,無論童謠、童話、諺語、謎語、戲曲、打油詩等,無不傳遞著中華民族的道德傳統、價值取向、文化認同和精神氣質。同時,民間文學是文學之母,是童年精神之母,這三者與語文教育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

本書作者以自己說方言、念童謠、看廟會、唱戲文等豐富的民間文學實踐為基礎,運用傳承和發展、傳統與現代相融合的理念,開發了民間文學系列課程,在全國各地多次開課開講,深受廣大孩子和老師們的歡迎。此書是其民間文學研究的集大成者,以課堂教學、閱讀方法、專家薦讀等多種方式將這些民間文學的內容納入到小學語文兒童文學教學中. 旨在潛移默化地培養學生的審美信是,并特一些深刻的道理,通過大眾( 包括兒童) 化的言說方式,培夢學生的審美情趣,接受人文道性的陶冶。 
 

【關于作者】

    何夏壽,中國校園文學委員會副會長,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浙江省特級教師,浙江省名師導師,全國“兒童文學金近獎”常務副秘書長,江浙滬兒童文學教育聯盟學校理事長,紹興市上虞區兒童文學教育研究會會長。現任浙江省上虞區金近小學校長。長期致力于兒童文學、民間文學、戲劇教學以及相關文體的教學(創作)實踐,發表了200余篇研究論文,著有《一個小學老師的童話情愫》《愛滿教育》《童話與兒童素質發展》等教育(文學)專著。其中《愛滿教育》一書榮獲《中國教育報》2015年全國教師喜愛的100本好書。應邀赴全國各地上課(講座)500余場次。其事跡多次在中央電視臺、《中國教育報》《人民教育》等專題介紹。曾獲全國文學教育十佳名師、全國第二屆語文教師文學課堂賽課特等獎,全國“十佳教書育人”楷模提名獎,浙江省首批農村教師突出貢獻獎,浙江最美人等。

 

【節選】
 

長命無絕衰

何夏壽

 

    母親去世23年了。每每想念母親,大多會從母親的“月光故事”開始——

    那是夏日的夜晚,碧空似洗,月光如水。乘涼時分,我們兄弟姐妹六個為了搶占一張竹床,鬧得不可開交。看著扭成一團的我們,忙碌了一天的母親,用她并不高的聲音,笑著說:“今天不想聽故事了?”

    我們就像小雞發現了美食似的,放棄了爭搶,呼啦一下圍住了母親。“要聽要聽!”“我要聽!”……

    于是,我們把母親拉到竹床上。母親笑了,搖著蒲扇,望著天上的圓月,像是遙問又像自語:月亮婆婆儂有幾個囡,我有十個囡……。接下來,便是我們青蛙般的“和聲”:“一個囡,歐伊(讓好)起(去)揩桌,揩了四個角……”

當然,我們清楚,這僅僅是母親“月光故事會”的開場。果不其然,唱完開場白后,母親開始了她的故事“專場”——從”赤裸偷白鲞“講到”田螺姑娘;從“牛郎織女”講到“白蛇娘娘”;“九斤姑娘”講到“兄弟分家”……我相信故事是有魔力的,無數個童年的夜晚,母親的故事講得星星睡了,月亮睏了,可我總拉著母親的衣角,央求著“再講個,再講一個么”。以至于多少回睡夢里,我真的長出翅膀,飛上月宮,和月亮婆婆那群頑皮的星星孩子,去銀河里撿貝殼,看浪花。

    后來,我上了學。于是,每次發下新書,我總是迫不及待地尋找故事,我找到了“一幅壯錦”的故事,找到了“獵人海力布”的故事,也找到了“魯班學藝”的故事。我是多么欣喜啊!我欣喜地把書里的故事說給母親聽,母親也欣喜地對著我笑。

    再后來,我當上了老師。有一天,當我從記憶倉庫里,小心翼翼地打開“母親的故事”,為今天這些聽著搖滾樂、看著卡通長大的孩子,講起老的完全有資格進入博物館,享受國寶待遇的“田螺姑娘”、“月亮婆婆”時,我發現,孩子的眼里滿是激動、驚奇、向往、欣喜,他們唱啊,念啊,歡啊,樂啊,這讓我真正感受到語言超越“工具”的存在,理解了“語言和人的同位一體”的意義所在,體會了文學無時空無年限的永恒魅力。

    作為一名語文老師,我是多么希望母親的“月亮婆婆”、“田螺姑娘”能夠有臉有面、有名有目出現在語文書里。可是這“希望”,讓我30多年的等待至今還是“希望”。

    終于,我隱隱約約地知道,這一切,好像跟“土”有關。是“頭戴一枝花,身穿大紅襖的”土打扮,還是土語言、土表達、土情感、土觀念。我不想深究其果,我只聽到溫暖的“母歌”在遙遠的地方深情而微弱地呼喚著我,2005年,我參評紹興市語文學科帶頭人,記得那節課上的是《五月端陽》,講屈原的故事,為拓展體現,我一時激動,首次將一小段唱屈原的民間小戲,嫁接到我的參賽課上。沒想到獲得學生及評委的滿堂掌聲。事后,評委和聽課的老師都說我的課上的好。其實我清楚,也不是我上得好,主要是當下語文課堂很少有這樣一種路數的東西,那就被人念想又被人遺忘,受人喜愛又遭人疏遠的民間小戲。因為沒有,所以希有。那次參評成功后,我也沒有跌了一跤,撿到一把金子那樣的驚喜。教了那么多年的書,也知道用平常心看待成功了。只是越發堅定了我要將母親故事正兒八經搬進課堂的想法了。既然大家都認可、都信任的好東西,而我又滿肚子的富有,我為什么還不出手呢。自此以后,我不再將民間文學僅僅當作課堂教學的“邊角料”,而是作當拳頭產品,特色文化,將它開發成微課程:民間故事、民間童謠、民間謎語、民間小戲……民間文學,成為我語文教育的自覺追求和傾情實踐。

 

千年的活化石

 何夏壽

    眾所周知,民間文學是勞動人民的口頭創作,它在廣大人民群眾當中流傳,主要反映人民大眾的生活和思想感情,表現他們的審美觀念和藝術情趣,具有自己的藝術特色。

     比如,神話是關于神的故事,是人類童年時期的產物,是原始人對自然、社會和自身認識真實而神圣的敘述。神話的幻想性最強。

     民間傳說是關于歷史的故事,是人民創作的與一定歷史人物、歷史事件和地方風物、社會習俗有關的口頭作品。也就是說,傳說往往與歷史上實有的事物相聯系,具有一定歷史性的特點。又由于經過了取舍、剪裁、虛構、夸張、渲染、幻想等藝術加工而具有傳奇性的特點。

     民間故事是娛樂的敘事,是神話、民間傳說以外的那些富有幻想色彩或現實性較強的口頭創作的故事。也就是說,民間故事比神話、傳說更具世俗性,它取材于現實生活,是對現實生活的加工和提煉。娛樂性是它的本質特征。它包括幻想故事(有的稱為民間童話)、生活故事、民間寓言、民間笑話。

     民間歌謠是民眾口頭詩歌創作,可以歌唱和吟誦,而與諺語、謎語相區別。它篇幅短小,抒情味濃,與史詩、民間敘事長詩相區別。他包括民歌和民謠兩個部分,一般認為民歌是有曲調而可以歌唱的,民謠大多沒有曲調而是適于朗誦的。

     史詩是一種古老的民間敘事體長詩,它用詩的語言記敘了各民族有關天地形成、人類起源,以及關于民族遷徙、民族戰爭等重大事件。如《格薩爾》、《瑪納斯》、《江格爾》被稱為我國三大英雄史詩。

     諺語是智慧的民間語言,是民眾集體創作并廣為流傳的、簡潔凝練的、具有認識和教育作用的定性化的語句。

     謎語是民眾斗智的游戲,是把事物的本體巧妙隱藏起來作為謎底,用與之相關的喻體作為謎面,使人費解、讓人猜射的一種語言文字游戲。

    民間說唱和小戲是表演的藝術。說唱也稱“曲藝”,是以說唱為主的民間表演藝術形式:小戲就是地方小戲,它融合了某一地區說唱、民歌、舞蹈、歷史故事等諸多民間文學形式的民間綜合藝術。

    現代社會一個很重要的成果是發現了兒童。 “兒童本位”給兒童的語文學習帶來的福音便是兒童文學教育。葉圣陶先生說的好:“小學生既是兒童,他們的語文課本必得是兒童文學,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使他們樂于閱讀,從而發展他們多方面的智慧。”

兒童文學是一個屬于現代文學的概念,在現代社會之前,兒童是被屏蔽的,不可能有專為兒童創作的文學。民間文學的受眾對象天然地包含了兒童這一群體;民間文學的某些藝術形態天然地契合了兒童的文學接受趣味。于是,民間文學中的神話、傳說、童謠、幻想故事、寓言、諺語、謎語以及民間戲曲和民間說唱等等,成了兒童最早接觸的文學資源。很多大作家在回望自己的文學來路時,都不無動情地感恩民間文學這位文學的祖母。魯迅稱 《山海經》為寶書;莫言則說,民間文學是我走向世界的重要原因。

    社會發展的迅猛快捷,現代化進程的不斷加劇,文學教育像踩足了油門的車輛,呼嘯向前。語文教育遺忘了月光下陪我們納涼,冬夜里給予我們溫暖的神話、傳說、童謠,遺忘了我們不施脂粉、不玩微信的文學祖母。實事上,民間文學流淌著中華民族的道德傳統、倫理取向、文化認同、精神氣質,而且能以“最兒童”的形式,深受孩子喜愛。語文課程致力于“全面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我想,也應該包括 “民間文學”的素養。




上一篇:《跟葉圣陶學寫作》出版
下一篇:生命語文熊芳芳三部書出版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