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 2017-04-26 11:49:43  發布者:麗榮  來源:本站



坐落在明山秀水之中的百年名校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始終以全面培養學生素質為己任,課內打基礎,課外求發展。課余,文學愛好者在導師的引領下,或漫步于文明湖畔,觸景生情,吟詩作文;或駐足于象山之巔,托物言志,酬答唱和;或云集于春秋時期著名道學家老萊子的隱居處,聆聽文學大家的精彩講演;或相邀于宋代大理學家陸九淵的講經臺,品評各自的得意之作。成立于1998年的嵐光文學社,曾獲得過“全國優秀(示范)校園文學社團”“首屆全國中學生文學社拉力賽冠軍”“全國作文教學優勝單位”等上百項榮譽。社刊《嵐光報》得到王蒙、曹文軒、楊叔子等名人專家的青睞扶持并多次獲全國優秀校刊校報評比最高獎。法國作家協會主席為嵐光文學社題簽并收藏《嵐光報》。社員在國家級、省級報刊發表作品2000余篇,有的獲國家級大獎,有的被電視臺拍成電視片向公眾播出。社員作品集《幸福在遠處》《讓作文飛》《作文萌萌噠》公開出版,面向全國發行。《中國教育報》發表題為“把文學社辦成學校的‘樂土’,荊門市龍泉中學放開手腳搞活動將素質教育落到實處”的新聞稿,向全國重點推介嵐光文學社的驕人成績。

教學隨筆

作文“太可愛了”

□鄧濟舟(湖北荊門龍泉中學語文特級教師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2007年,龍泉中學百年校慶,我主編了嵐光文學社第一本社員作品集《幸福在遠處》,贈送給來自海內外的校友后,獲得一致好評。四年后,我主編的第二本嵐光文學社社員作品集《讓作文飛》,由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后,更是贏得了廣泛稱譽。在《讓作文飛》的“后記”里,我寫下這樣的文字:

“讓作文飛”,雖說這個夢想如今已經變成現實,但“讓作文飛”的腳步不會停歇,我會繼續給力。

如今,當我主編的第三本嵐光文學社社員作品集——《作文萌萌噠》付梓的時候,我覺得,我用多年的堅守和努力實現了諾言。

“萌萌噠”這一網絡詞匯,普遍流行的解釋是“太可愛了”。取“作文萌萌噠”這個書名,乍一看,是有些媚俗;細細一想,卻覺得非常恰切:一是學生“愛”寫作文,二是學生能寫出“可愛的”作文。

提到“萌萌噠”,不禁想起與學生交往的“可愛”之事來。這些年,我先后應邀到新疆烏魯木齊、廣東惠陽、湖南岳陽、河北清河、重慶涪陵、廣西貴港、吉林梅河口、遼寧葫蘆島、湖北襄陽、湖北仙桃、湖北松滋等地的學校講授作文課。課余,我總喜歡走近學生了解他們的讀書寫作現狀。一次,有個學生遞給我一張紙條: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作業滾滾來/舉頭望明月,低頭寫作業/洛陽親友如相問,就說我在寫作業/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下寫作業。

對于學生的“可愛”心理,我呵呵一笑!不由這個學生解釋,我就知道這里的“寫作業”指的是寫數理化的作業。在跟學校的語文老師交流時,老師們幾乎眾口一詞:學校只有高考,哪談什么閱讀寫作?語文課成了一種邊緣學科,學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數理化的習題堆里摸爬滾打。真正渴望讀些經典,愛好寫作的人才,也被考試給打壓了。

可是,我所帶的文學社社員,他們沐浴著經典,愛上了寫作,不一樣的學習生活,讓純潔的心靈開出了美麗的花朵。那就讓我們一起來分享他們的心聲吧!

我感恩母校,她給我提供了培養興趣愛好的土壤。從小文學是我的愛好,到了高中,我以為我必須要經歷枯燥乏味的三年備戰生活,但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嵐光文學社給了我發展興趣愛好的空間……

——徐匆匆,2004級嵐光社員,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后現留學英國

迷戀閱讀和寫作,都像是旅途,一個從心出發,一個將心抵達;我的內心深埋著一個種滿花草的世界,可我從來不知該如何給它一片空地讓它拔地而起。因而發覺自己與世界取得聯系的合適途徑是寫作。我堅信筆尖應與心相契合,才能流淌出東流入海的河流……

——喻凱迪,2009級社員,自編校園文學習作集《向原鄉行》

一直認為寫作是一件非常自我的事情,在文字的世界里不需要那么多的束縛,只用把自己最真實的感情坦誠地交付于書寫。想起曾經的奔跑,放聲大笑,想起偶爾的淡淡寂寥,想起那些或年少或老派的情懷,都在提筆之后、落筆之時成為最美……

——喻一辰,2009級社員,公開發表多篇校園文學習作

那時的我每每等到學校發放《嵐光報》時,都要捧著它細細讀來,驚嘆學長學姐們曼妙的文筆同時,也做著能夠成為他們其中一員的美夢。在嵐光的歲月,可以說是高中三年最美好的記憶,我們因對文學的愛好而相遇相知,不斷擁有老朋友和新朋友。我們不斷地用文字抒發情感,用筆頭展露鋒芒……

——張瀅彬,2009級嵐光社員,畢業于四川音樂學院戲劇文學系

課余,我喜歡拿起筆,在潔白的紙上記錄我生活的點點滴滴。高中階段,我的10多篇校園文學習作發表在了《美文》等刊物。閱讀和寫作于我而言是生命必不可少的延續。我常想,如果沒有閱讀,也許我的生活會枯燥無味;如果沒有寫作,也許我的生命會黯淡無光。恰恰因為文學,讓我在波瀾不驚的歲月里點綴了許多陸離的小確幸。

米蘭·昆德拉有言:生命是棵開滿可能的樹。感恩嵐光文學社,讓我美美地做著文學夢;感恩文學導師,引領我步入文學殿堂。

——葉瑞陽,2013級社員,曾任文學社副社長,作品被賈平凹主編的《美文》“新力量”專欄推出

因此,我要說,能愛上作文的學生“太可愛了”!

學生愛上作文,我感到欣慰,因為我的付出沒有白費;學生能寫出讓人認可的文字來,我更覺欣喜!

在我的指導下,嵐光社員每年都有上百篇習作公開發表或獲獎。目前,嵐光社員已經在國家級、省級刊物發表校園文學習作2000余篇,全國有上百家校園文學刊物刊發過嵐光社員的作品,多家刊物為嵐光社員開辟專欄,向全國重點推薦。

——劉易瑋,2011級嵐光社員,現就讀于華中農業大學。這是一個很有靈氣的學生,學理科,喜歡讀書。我因勢利導,積極鼓勵她多讀多寫。一篇習作在吉林的《作文評點報》發表之后,江蘇《全國優秀作文選》全文選載,且發于該刊“新文筆”欄目“青春少年”頭條;一篇習作獲得全國青少年“中華情”征文金獎。高中三年,劉易瑋有20多篇校園文學習作在《中學生》《全國優秀作文選》《帥作文》《作文評點報》《學校文化》《荊門周刊》《荊門晚報》等刊物公開發表。《大學指南》雜志以“文學路上,有花相伴”為題作了推介。

——陳思貝,2014級嵐光社員。在《少男少女》《少年先鋒報》《中學時代》《語文世界》等報刊發表作品的“后記”中她如此坦言:進入龍泉中學,我光榮地成為了全國赫赫有名的嵐光文學社社員。在這里,我得到了鄧濟舟老師的正確引導,寫作水平得到了長足的進步,我特別為自己驕傲。我對文學著了迷。2016年第3期《萬象·國學》雜志在“國學之星”欄目隆重推出陳思貝,刊發了陳思貝的大幅照片、“自我簡介”、“讀書小記”以及校園文學習作《殘生》《茂年三重錦》。陳思貝也因此成為“國學之星”并擔任學生輪值編輯。20167月,一舉獲得《楚天都市報》舉辦的“2016同題作文大賽”一等獎。

——王昀沛,2014級嵐光社員。校園文學習作《捧起一份溢著淡香的寧靜》榮登《作文新天地》2016年第4期“卷首語”。能作為“卷首語”刊發,足以證明嵐光社員的寫作實力,也大大增強了嵐光文學社在全國校園文學陣營的影響力。

——戴雅婷,2013級嵐光社員。其三篇校園文學習作《阿熾唱著流浪的歌》《紅房子的故事》《鞋匠》及“作者簡介”在賈平凹主編的《美文·青春寫作》雜志2015年第4期(總第444期)頭條刊發。本期封面首條赫然推介《紅房子的故事》,封二刊發戴雅婷的大幅照片及“寫作感悟”。

當如數家珍地列舉著學生發表的作品時,我不能不興奮地告訴大家:學生的作文真是“太可愛”了!

也許有人會問,你指導的這些社員們在閱讀寫作方面能取得如此成就,在全國產生這么大的影響,他們還有時間備考嗎?那就請允許我從文集中隨便挑出幾個作者,看看高考都錄取到哪些大學吧——

黎桑,2014年考入清華大學;孫曉丹,2014年考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嚴志婕,2014年考入清華大學;周行止,2014年考入香港大學;龔云鴿,2015年考入武漢大學;黎帆,2015年考入清華大學;李雪純,2016年考入北京大學;汪歡顏,2016年考入北京大學……

作文“太可愛了”!“騰訊·大楚網”在題為“鄧濟舟,一個給力讓作文飛的人”一文里有這樣的文字:

夜深了,星星和月亮簇擁在一起打著盹,萬籟俱寂,唯有文明湖畔的風仍在輕叩近旁一座小樓的窗。透過那扇窗,有一縷光溢出來,在黑色夜幕中顯得非常顯眼。在這間擺滿了各種榮譽獎牌的約20平米的屋子里,有一位獨坐在電腦前或敲擊鍵盤或點擊鼠標在搜尋教學資料和書寫教學筆記的身影……他便是龍泉中學語文老師鄧濟舟,而這間屋子就是他所創辦的如今已是全國著名的優秀校園文學社團嵐光文學社的辦公地點。每晚,他作為文學社的首席指導老師幾乎是工作到12點以后,十幾年寒暑如一日。看著這明亮的燈光,守大門的保安曾戲言:這分明是延安窯洞的燈光啊!

就是這樣的燈光,照亮了鄧濟舟的作文教學之路,使他的作文教學全國知名;就是這樣的燈光,照亮了龍泉嵐光學子的寫作之路,使他們在鄧濟舟的給力下,步入了文學的殿堂。就是這樣的燈光,照亮了鄧濟舟作為一個語文教師的傳道授業之路,使他收獲了人生的幸福。

累著,并幸福著!這,就是我的真實寫照!如今,我獲得過全國、省市的各類專業大大小小的獎勵上百項,但我最珍視的是這幾個(我自以為含金量較高):2010年獲得了龍泉中學首個“校長特別獎”,同年獲得了首屆荊門市人民政府 “教育創新獎”,2013年獲得了“全國百佳語文教師”的光榮稱號,2014年我榮幸地被評為了湖北省高中語文特級教師。

我的頭銜和榮譽還有一些,諸如:中國教育學會會員,湖北省中語會會員,荊門市兒童文學家協會副主席……

說實話,這些虛虛實實的榮譽和頭銜,真的不值一提。我真正的身份只有一個:語文教師。要說我有什么值得驕傲的,那就是我在上課之余,潛心地做好了一件事——輔導嵐光文學社社員閱讀寫作。

幾十年的堅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倍感珍惜,也加倍努力。20142月,荊門市人民政府市長視察全市的教育工作,走進的第一處就是我的工作室,市長破例地在簽名簿上簽上自己的大名;20159月,荊門市教育質量評估中心主任熊虎先生在評估全市學校文化建設時如此評價:在荊門市,有兩張閃亮的名片,一張是《讀寫算》,一張是嵐光文學社……

作文“太可愛了”!

文學是一條路!給力讓作文飛!

 學生佳作

茂年三重錦

□陳思貝(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2014級)

那些家常色樣的“錦緞”,淺得如輕呵的一口如蘭息,一觸即散。而倘若將它們擷來,在飽滿沉實的新歲里理直氣壯地一曳,倒也織成幾片清歡入畫的風景,鋪陳幻化幾撇繾綣寫致的風味了。

一重錦·藕

對于藕,我開始是不大愛的,教科書上常被提及的名詞,并且不如平常小菜親切。生于水鄉,“出淤泥而不染”的它,硬生生地多了幾分矜貴。

偶然,桌上出現一碗藕段焗蝦米。蝦米本身鮮美,但不覺是吃藕段居多。故意吱吱咯咯地狠命嚼著,竟有種盛氣凌人的快感,就好像是在冬天,上學時哈欠連天,在路上神志有些許不清,盡糊里糊涂地往雪深處走,腳底下踩著厚厚的積雪,頓覺有趣,所以每一腳都故意盡量踩得極重。

藕一次吃多了,口中有些苦澀,不似咖啡的滋味,沒有苦茶的留香,確有些半強迫的味道。若是擱在甚么周夫子李夫子身上,定會搖頭晃腦故作玄虛地問上一句:“是那藕的心境不宜,抑或是吾之心境不對呢?”我一壁為自己的想象偷笑,一壁舉箸嘗鮮。

二重錦·瓷碗

一日席間,愛好古玩的伯伯指著一個碗,笑道:“那個碗,至少是八十年代的東西。”我聞言將目光傾于碗上,是魚戲蓮葉青紋瓷碗。碗身的碎碎細棱早已平潤,顯出略略陳舊的厚重感,但依舊是魚曳縹碧,荷風熏熏。手指輕抵在紗朱色的薄釉間,只是一瞬,便好像通曉了早夏撐起第一朵小荷的莖脈所深蘊的敏捷而厚實的力量。想到這里,重回手中的雙箸的冰涼使我心中一驚:冬天還未過完,又盼著夏了罷。是因為夏天的余味著實太濃,還是這個冬天溫暖得一點都不像冬天了呢?

蔡大媽略略驕傲到:“果然眼光好的就是不一樣。那是我們結婚時的舊物,這可誰都別想動。”大家都笑了:“好東西嘛……”碗中的是家常白菜豆腐,白菜是深綠間黃,豆腐偏褐帶黑, 我覺得它的賣相并不算很好,連著瓷碗也有著些魚目的意味。這時蔡大媽含著笑向劉伯伯抱怨道:“這道菜我原先沒準備弄的,是你偏要要的,可現在一點進度也沒有。”劉伯伯也不惱,只是笑著夾了一筷子,爸爸也趕緊夾了一大堆。

我不禁莞爾,即使被匆匆流光從明珠變成魚目,瓷碗也依舊被賦予、綻釋出溫潤動人的清輝。因為,它不僅是一件盛“物”的器具,更盛著生活的味道。而生活的味道,永遠是只用這樣樸素簡單,就足以動人心弦。

三重錦·祭祖

在草叢阡陌間且吟且行,濕露沾我衣,但望著露珠們晶瑩圓潤的臉蛋,不忍拂去。偶遇一枝兀自橫枝的秋后凋謝枯萎的芒草,它們最后定格的身影是那樣可憐可愛,形似古時回紇貴族的金枝釵。我摘下幾枝,集成束,別在衣襟上。“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既然冬花無榮,就以此寄與再也無法相見的親人吧。

在款款凝眸處,立著一棵冬眠的花椒樹。它的籽大多被摘走或掉落,僅剩幾粒空癟的籽識趣地在風霧中瑟縮著,枝頭上、空殼上、葉尖上、一串串剔透的露珠凝結著,恰似水晶。看它們“穩若泰山”的樣子,我收拾冰樣精神,用手輕觸,有濕漉滑膩之感。于是,冬陽獨有的清暉經過露滴的過濾落到我的眼底,宛若游魚,幾點清漾。雖細細微微,但足以讓我的手足也漾起融融暖意。

指導老師:鄧濟舟)

(本文發表在《少年先鋒報》2016214

【指導老師點評】藕、瓷碗、祭祖,三幅溫潤的畫面勾起了讀者依稀的回憶,的確,這便是鄉間的氣息、生活的味道,樸素而簡單,體現了作者對生活細致入微的觀察。本文的情感清新細膩而不矯揉造作,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拂過心底,給人注入一股淡淡的鄉愁。

【指導老師手記】寒假返校的那天,我剛踏進校門,就看見陳思貝匆匆地跑來跟我說:“老師,我寒假過得好充實,發生了好多令人神思蕩漾的事。”臉上滿是興奮與幸福。我對她說:“那你就趕緊把它寫下來呀。”陳思貝很快便完成了這篇文章。果然,文因情起,字由趣活。這便是我對她一貫的期望:我手寫我心。先將生活中重要的小事抓住,鋪于紙上。于是,日常生活中的花容月貌,就這樣被她用文字記載,長久存留,甚為難得。

門前與窗外

徐奕涵 (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2015級)

在寫了很長時間的作業之后,我用兩根手指微微地按摩了一下酸澀的頸部,書桌前面的玻璃窗里隱隱約約倒映出我疲憊的身影,虛幻又模糊。

透過窗戶往外看,灰蒙蒙的天空下是鱗次櫛比的灰色樓群和工廠,莊嚴且肅穆。對門密閉的玻璃窗模糊了室內的場景,只瞧見一面緊拉著的米色窗簾靜靜地垂立著,仿佛給房間鑲上了一幅冰冷的畫卷,美麗卻讓人心生寒意。

低頭向下望,人工修建好的綠色草坪上豎立著一尊灰色雕塑,工人們辛勤培育的美麗花朵在風中微微頷首。匆匆路過的行人一臉疲憊,還來不及欣賞身旁的美景就慌忙離開了。三兩顆慵懶的露珠趴在花瓣的正中央,眨巴著清亮的眼睛,晶瑩剔透,卻無人理睬。來來往往的汽車排出的尾氣就像童話中的灰暗魔法,掠過樹木與花朵,遮掩住整個城市的蒼穹,沉悶得讓人昏昏欲睡。

我突然萌生了下樓去轉一轉的想法,似乎想確認被這淡淡的黑色所籠罩著的城市是否真實。

我推開門,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大片大片的青草地,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百靈鳥在樹梢歌唱。遠處是連綿起伏的山巒,連日來的幾場大雨,將青山綠樹洗刷地格外清新。天空如同被漂洗般潔凈,清風從林間各個方向吹來,云在天空賽跑,你追我趕,一同倒映在清澈的河水中,水天一色,如夢似幻。

莫非我是回到了兒時的故鄉?依稀記得,用白紙糊過的木制窗戶嘎吱作響,就像是深巷里的說書先生,綿延悠長。窗外是一望無垠的田野,農作物肆意地生長,遍地的野花散發出迷人的清香。池塘邊的巖石上,層層水紋緩緩蕩漾,魚兒在水中央流連嬉戲。淳樸的村婦在田間辛勤地勞作,調皮的孩子們無憂無慮地奔跑著。

到了傍晚,炊煙四起,肥碩的大白鵝大搖大擺,成群結隊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黃燦燦的母雞在大門口悠閑地啄著谷粒,偶爾抬起頭看看天邊的云彩。門前一片喧鬧,雞鳴聲,狗叫聲,此起彼伏。外公端著茶杯站在窗前,慈祥地向我招手,一定是給我留了可口的飯菜吧。透過窗口,看見外婆安靜地坐在小板凳上,一針一線地縫補著花布衣裳,和藹且溫暖。

我呆呆地立在原地,忍不住伸出雙手想去觸摸眼前的美景。眨眼間的功夫,所有的景象卻倏忽不見了,只剩下四面白花花的墻壁禁錮著我。旋轉的灰色樓梯也立刻凸顯在我面前,冰冷得讓我渾身發抖。往樓梯中間望下去,回旋反復的臺階繞得我搖搖欲墜,淡淡的油漆味刺激著我的鼻腔,再也聞不到那年那月的青草芬芳了。

門前與窗外,終不復當年模樣。

指導老師:鄧濟舟

本文發表在《帥作文》2016年第18

【指導老師點評】作者運用虛實結合的手法,將現實與過去的場景相互轉換,讓讀者有種時空錯位的感覺。門前與窗外”,場面描寫自然貼切。作者似乎在告訴讀者,無論社會如何進步,經濟如何發達,忙碌過后的疲憊,繁華背面的冷漠,只能在夢里依稀回到孩提時代的無憂歲月。

【指導老師手記】一日,我和她在學校門口偶遇。彼時,天色漸晚,來來往往的車流排放出的尾氣,和空氣中的粉塵混合在一起,將我們籠罩其中,她孩子氣的臉龐居然在我的眼里模糊不清。她像個大人般和我打過招呼,繼而向我提出疑問,老師,為什么現在的空氣質量會越來越差呢?我想了想,隨即問她,可否用文字將我們的環境現狀描繪出來,并給予人們以啟迪呢?她連聲說好啊,并提出想用虛實相生的手法進行嘗試,我肯定了她的想法。在她開始動筆之前,我提醒她應使文章富有深度,能煥發出直擊人心的力量。并在她完成之后,與她一起對文章的細微之處進行探討和潤色,最后完成了這篇作文。

 

陪我度過漫長歲月

□丁嘉欣(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2015級) 

從小超市里提著一袋火腿腸回家,身后的你一如往常慢悠悠地跟著,眼睛牢牢盯住那一團搖晃的紅霧不肯挪開,只是你沒有跳起來撲騰著爪子撓抓我的腿,千方百計向我撒嬌,夕陽的余暉將你不再如雪的軟毛染成金色,你布滿血絲的眸子里那曾經閃爍的光點,也已黯淡,只是透著疲倦的期待。

你老了。

想來你已經和我度過了十二個春秋。十二年前朋友將只有巴掌大的你捧在手心,笑著對我說要好好照顧你,我略有勉強地將你接過,從來沒養過狗,怕是要委屈你了。女兒出門上大學,也愿你能給有點兒冷清的家里添點兒活潑勁兒。瞅著手中毛還沒有長好裹著大毛巾的你只露出了小腦袋,眼睛微瞇,小鼻子黑黑的又濕又亮。我輕輕地用手在你的頭上點了點。一陣冷風吹過,你開始發抖,我嘆了口氣,將你緊緊擁在懷里,用大衣罩著,從此便為你遮風擋雨。

所有的東西都是在遠去之后才想轉身再重復一遍來路。

十二年了,如今我也年過花甲,而由你陪我的漫長歲月里的點點滴滴我都能清楚地記得。記得我半夜咳嗽不止你趴在我的床頭焦灼難安,還是我拍拍你的頭安慰你說沒事沒事;記得你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拖著拽著硬是把想要偷睡會兒懶覺的我扯到體育場跑圈,我大汗淋漓,用“幽怨”的眼神盯著你,你沖我吐著粉紅色的小舌頭撒撒嬌后又立刻鄙視地瞅了我一眼向前奔去;記得女兒回來時我熱情地和女兒擁抱,你卻因此吃醋,拼命咬住我的拖鞋,生生地把我和女兒拉開;記得妻子去世時你一聲不吭陪在徹夜難眠坐在街邊吸煙的我的身旁,行人看著一個老頭和你說話,抱著你哭,投射出異樣的眼光。你在我那段黑暗的生活里就像一盞明燈,照徹了我的生活,使我的生活有了一點點光彩。記得有一回你失蹤,我找遍了所有你可能會去的地方,最后在家樓下的灌木叢里找到了瑟瑟發抖的你,嘴里銜著之前從陽臺上掉下去的我的襪子。我哭笑不得象征性地教育了你一番后,又特別“不爭氣”地跑到菜市場買了排骨燉了和你共享一鍋鮮湯。

心底溫如春熙,似乎覺得有淚在即。時間是最無情的刻刀,雕刻著我們漫長歲月的流逝,卻不允許做任何緬懷。

你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十二歲的你和六十二歲的我都是老家伙。總有一天你會和我一起面對死亡。人總是把死亡看作黑暗的事,但它只是生命的必然過程。即使那方世界寒冷,你依舊能偎在我的懷里,我依舊會為你遮風擋雨。

你老了,我也老了,但最幸運的是你我還在。

我從塑料袋里拿出一根火腿,將它撕開等你把它吃完,我輕輕摸了摸你有些干澀的軟毛,街道上鋪著的酒紅色磚透過樹影的斑駁陽光發亮。嘿,慢點兒吃,不著急。和我度過漫長歲月還沒有結束,我們繼續走下去,好不好?

指導老師:鄧濟舟

本文發表在《美文》2016年第7

【指導老師點評】溫馨的場景,動人的細節,真摯的心理,生命與生命同是遲暮之年,惺惺相憐之感陡升,讀罷本文仿佛看到電影《忠犬八公》一般,讓人動容。

【指導老師手記】在一次和丁嘉欣同學交流中,她向我講述了她們家小區里一位孤寡老人和陪伴了他十幾年的老狗之間的故事,非常感人。在我的鼓勵下,她決定用文字把她的感悟和思考寫下來。最開始她用的是第三人稱來敘述這個故事的,文章主要是用白描勾勒,樸實卻少了份深情。在我的建議下,她重新提煉思維,以這個老人的視角對他的狗的表白來敘述故事。用第二人稱敘述,便于表現老人和他的狗的感情,同時她也將自己的一些感情,比如她對她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夾雜中間,這樣,習作的感情主調就得以放大。最后,我建議她加上一些深化主題畫龍點睛的句子。例如,她后來寫的“時間是最無情的刻刀,雕刻著我們漫長歲月的流逝,卻不允許做任何緬懷”;“人總是把死亡看作黑暗的事,但它只是生命的必然過程”等,通過這些富含哲理的表達,將她十六歲的思想隱藏起來,變得成熟些,也更加符合花甲老人的口吻,更貼近現實。

 

西行向北

□周雅璇(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2015級) 

許是早已對南方悱惻纏綿的細雨和那觸手可及的酥潤的綠色習以為常。我對那坦蕩如砥的荒漠,抱有無限的遐想。

最先感知西北氣息的是我的皮膚。習慣了南方空氣滋潤的它,在西北空氣熱烈地“擁抱”下漸漸失去光澤。西北的氣息是濃烈的,它浸透著你的每一寸肌膚,縈繞著你的每一縷鼻息,正如西北人豪爽的性格一般,它盡其所能地表達它的熱情。當你的腳踏上西北土地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沉醉于此。

空氣中夾雜著一絲水腥,面前便是那一望無際的青海湖。它遠比照片上的還要震撼。沿著湖邊的石子路向它靠近,我的眼里漸漸溢滿了湖的藍。我的腳尖與湖水相觸,那冰涼的觸感讓我如夢初醒。原來,這就是青海湖。如果不是在青海湖,你永遠不會發現水和天有著一樣令人心碎的藍色;如果不是在青海湖,你永遠不會頂著松軟溫柔的云海;如果不是在青海湖,你永遠不會遇見一湖藍色如眸的碧水。在西北的土地上,一條織滿了夢幻的夏日藍裙刻在了我記憶的齒輪中。

我從沒想過我會在短短兩天時間內愛上一座城。一個在我印象中充斥著荒蕪、灰暗的城市——敦煌。但其實不是的。她與我熟知的現實中有著陰霾、潮濕、黯淡,舉目皆是灰暗的樓宇、道路、天空的城市不同,這是一座年輕明麗的城。街道兩旁都是油綠色,它和天空的藍色相互較勁。黑色的柏油馬路托著瀉下的陽光,任憑它在縫隙中跳躍。這是一座有著堅強天空的城市,一年中只有不到十天會落下它寶貴的淚水。這里的人們正好也不相信眼淚。他們只愛那可以帶來甜膩瓜果的陽光。這也是一座充斥著佛教氣息的城市,從用佛教飾紋裝飾的路燈投下的光線里,可以感受到佛教與現代化氣息的激烈碰撞。

原本我對莫高窟并不抱太大希望,以為它只是虛名在外。可我看到的是那散發著古樸氣息的綿延俊秀的山脈中千千萬萬的工匠鑿成的一座座象征著人們美好愿望的石窟。每座窟都是一個歷史的漩渦。當你向它靠近,你就會被它精妙絕倫的壁畫所吸引。那一個個圖案、花紋都經過精雕細琢,每一尊佛像都有著象征身份的面部表情。最獨特的要屬“飛天”,這似乎暗示著那個時代人們對天空的渴望,對自由的向往。那樸實的人們啊,他們用質樸的心,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奇跡般的珍品。我慢慢地將手向墻壁靠近,但我終究還是不夠勇氣去觸碰它們,墻上的每一平方厘米都是人們智慧的偉大結晶。正如趙樸初老先生所說的“莫高窟,舉世莫能高”,這里的人們用它們對歷史的敬仰小心地守護著它。

終于見到了真正的沙漠。當我的腳落在上面,那光滑細膩的沙子滑入我的腳指縫間,包住我的腳背。就這樣,我被溫暖的觸覺所包圍。我們登上了一個不算高的沙丘,坐成一排。一抬頭,那烈焰般的夕陽就在我的頭頂。漸漸地,它氤氳開來。那一團血紅溢滿整個天穹,有的在和云朵跳舞,有的則害羞地躲在云朵身后。頓時,天空出現大把的棉花糖,我仿佛置身于一個甜蜜的童話世界中。夜晚,我躺在帳篷中,像以夢為馬的孩子,枕著流淌的璀璨星河墜入清美卻繁華的夢土。

第二天,再來到鳴沙山,我騎著駱駝漫步在大漠中,我仿佛聽到了遠方傳來的寺廟里悅耳的鐘聲和誦經聲;我仿佛看見僧人樂尊在沙漠中雙手合十置身于一片金光中;我仿佛變成了絲綢之路上前行的商人,聽著駱駝清脆的鈴鐺聲,踏著柔軟的輕沙,慢慢地走向漫長的天際……

指導老師:鄧濟舟

本文發表在《作文指導報》2016年第48

【指導老師點評】本文用唯美的語言將大漠景象描繪得令人沉醉。那像被墨水渲染的湛藍的天空,那與風兒纏綿的漫漫黃沙,在作者的筆下通過比喻、擬人等修辭手法變得奇妙而又神圣,令人難以忘懷。

【指導老師手記】周雅璇同學暑假的時候走了一遍西北大環線,她開學后興奮地向我講述她的西北之旅。她說她被那里的美景所震撼,她向往那里相對慢節奏的生活,她對那里的羊肉贊不絕口。我便鼓勵她寫一篇游記。她說在西北旅行大多數時間都在路上,到處都是美景,不知該如何下筆。我就讓她選取幾個她印象最深的景點來寫。最后她選取了青海湖、敦煌、莫高窟和鳴沙山。我又建議她不要隨大流地全篇都是記敘,像在記流水賬。正巧,她最近在看七瑾年的游記,我就讓她琢磨七瑾年的游記的特別之處并加以學習。她將初稿拿給我看,我覺得這篇文章有她自己的特色,并不是簡單的記敘,更多的是在描寫。我最后建議她將一些語言修飾得更加精美,讓讀者看到后對西北的美景更加憧憬。

一簾幽雨

郝帆湖北荊門龍泉中學嵐光文學社2015級)

靜佇軒窗前,隔著珠簾,望著遠方溟蒙的青山,在煙雨的繚繞中,染成深黛色,又聽著近處雨滴落在檐溝之上的聲音,聽著她沿著檐溝,凝成水線流下。有著一種冥冥的念想,使我不自覺地將手探出簾外,霎時間,手心的清涼,令我一顫。爾后,那一份涼意,涼了手,更傳至心底,思緒似也化為雨的精靈,游蕩在這天地之間了。

泠泠雨下,一片灰蒙中,濕漉漉的景象,堆起千層遐思,希冀在一川煙雨中,隨幽雨縱橫于山濱之間,絲線愜意沉淀在氤氳的霧氣中,久久不散。心底的渴望也早已透過珠簾,隨著颯颯芭蕉雨,似回到清時才子納蘭容若的身旁。幽窗冷雨一燈孤。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妻子的逝去,再加上幽雨的催發,心底的愁緒終是湮了外表故作的堅強。淅淅瀝瀝,似雨滴蕉葉比興唱和,急雨嘈嘈,私語切切,訴盡人間相思意。納蘭,心中的悲傷多了些,總會在應情之景的感召下,將詞句流瀉。此時,他應是傷感附著疲憊身軀,沉默在雨中,靜靜地看雨,久久地獨守著那份凄清而綿長的相思……

風更迅急了,帶來的是雨的淋漓,雨的肆意。靜靜地看雨,卷起珠簾,透過朦朧的雨霧,我仿佛看到一幅滴翠的水墨畫,置身雨中,酥意全身,任雨意洗刷滿是塵垢的臉龐,莫名的傷感并著涼涼的愜意,猶如將自己融入一幅意境深遠的水墨畫中,煙影憧憧,分外斷腸。

無言靜默在紅塵深處,糾結不清的情愫,苦吟千滴寒雨,佇立于軒窗之后,透過珠簾,凝視著煙景,恍若海市臨眸,這般摧花殘淚的冷冷沉煙,于一幕靡雨中,那種神秘而傷感的美麗似迤邐久矣的心,在這種空寂與沉重的景致中感受到的又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悵然。

細雨如絲,纏綿在空中,濕潤的眼眸,泛著透明的珠淚,將憧憬與現實的無奈,灑落一地。細細的雨,朦朧著一幕幕悲歡離合的場景,籠罩著天地,籠罩著游離的思緒,籠罩著飛向遠方的眷戀……

洇濕了蒼白的塵影,輕風里涌動的雨滴,隨翻飛的云不邀自來,悠悠落下,匯成涓流。如瓊漿一般,流過這天地,流過這山澗,流過每一個賞雨者的心,碰觸彼此心靈的共契,安撫著彼此孱弱的體魄,一回首,千百度,無須收斂。

雨簾在青灰色的天空中緩緩垂下,煙雨樓臺,多了幾分韻致,風雨交織的景致下,融合著世間的苦樂與涼熱。唯美投入在雨后的山水中,分外清麗,凝集于草尖上的雨珠,脆弱地落入寒泥,陣陣清香,風兒吹去,也帶走了飛鳥的蹤跡。

今夜看雨,又見雨滴落檐溝,輕嘆雨珠落,燭淚向晚流,那才子的身影便又浮現于眼前。傷感于落英紛紛,凄惶于小路蜿蜒,留戀于曉風殘月,懷舊于細雨梧桐。雨打黃花瘦,雪落百草殘,只嘆相見時難別亦難……

簾內,遺了一盞孤燭;窗外,抹了幾絲柔雨。

一簾幽雨,揉碎了光陰,揉碎了夢,揉碎了幾多歡心,引來幾腔愁緒,又驀地,想投入雨的懷抱了。

指導老師:鄧濟舟

本文發表在《少男少女》2016年第3A

【指導老師點評】迷蒙煙雨,夢縈思飛,憂悵難捱。一簾幽雨中,一抹孤影孑然而立,帶著詞人千回萬轉的愁腸,流入大地。本文語言清麗,詩化的句子,雋永其境,平添幾分愁緒。

【指導老師手記】初秋的一場雨之后,郝帆同學和我說想寫一篇關于雨的狀物抒情散文。經過交流討論后,我和他將文章的題目定為“一簾幽雨”,將感情基調定為“愁”。初稿完成后,郝帆同學用細膩的筆觸將初秋雨的凄迷刻畫得淋漓盡致,但沒有人氣的空泛抒情免不了給人無病呻吟之感。他雖然追求“無我之境”仍聽取了我的意見,從開頭開始就將自己的主觀思維引入,以自己的思緒來行文,來抒發愁緒。后來為了使愁情更加突出,將納蘭入文,借納蘭之事極寫雨愁。最后剎尾時為與標題照應,一唱三嘆,又補加一段,更加凸現愁思。郝帆同學有很高的古典文學素養和很強的古文基本功,他在文中將自身長處發揮出來,結合自身的細膩情思,使文章富有文采與書卷氣,力透紙背,愁入人心。

 

上一篇: 江蘇省淮北中學雨凝文學社
下一篇:浙江省永嘉中學搖籃文學社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