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當前位置: 首頁 >> 語文資源 > 教育理論 > 前沿觀點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宋勝杰:文學教育的功能 2018-05-24 09:35:24  發布者:麗榮  來源:本站


 

文學教育是語文教育當中最重要的,除了識字、寫字、讀書功能以外,它的教育功能是其他科目無法替代的。

一、文學作品具有人文素養的培育功能

自然學科負責傳遞人類對自然世界規律的認識,是把自有人類歷史以來人類對自然世界的發現按照學生可能接受的心智發展階段分布到學生學習的各個學段中,如小學數學,初中物理;社會學科負責傳遞人類對自身社會運行規律的認識和發現,并且按照學生可能接受的心智發展水平分布到不同的學段和學科中,如法律內容或經濟學內容現在放在“道德與法治”或者“政治”學科中。而人文學科是指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之外的內容(這些內容通常與意識形態、人的精神與情感有關),如文學、音樂、美術等。所以,文學屬于意識形態的范疇。由此看來,文學和音樂、美術一樣可以在封閉的空間里傳遞。可是文學并不通過聲音、畫面來創造形象,它的載體是看起來像是刻板排列的文字。可是伴隨著閱讀,文學形象隨著一行行的文字浮現出來:各種聲音在想像中傳入人的耳鼓,各種味道在人的口腔里刺激了人的欲望,而這些,都是通過那些書行中的文字得來的。在得到它們的時候,想像發揮著最重要的作用。

1精神世界的建構

文學通過文字塑造的形象向人們展示著不同性格不同觀念不同習慣的人物,人物的命運往往使人的情感受到激發,有時人們會通過閱讀流出欣喜的、同情的或者悲傷的淚水,有時人們通過閱讀產生厭惡的、憎恨的或者悅納的感情。閱讀者不斷地從人物中獲得啟示或暗示,產生觀念。

例如我們閱讀《日瓦戈醫生》,那個雙手帶著枷鎖的被流放西伯利亞的人說:“你們都是奴隸,只有我是自由的”。它所宣示的是人的精神與靈魂的自由,在這里,我們獲得了追求靈魂的純潔與尊貴的心理需求,我們從中知道:精神的自由與手上的鐐銬無關。再比如我們閱讀瑪拉沁夫的小說《活佛》,從小一起玩的小伙伴不顧冒犯村外的神靈之樹,帶著我去偷摘榆樹上的榆樹錢來充饑,這是饑荒帶來的冒犯之舉,小伙伴還帶著我去村外的河邊光著屁股摸魚,而魚在藏傳佛教中是圣靈的,不可侵犯的。可是這個屢次帶頭冒犯神靈的小伙伴卻是被活佛欽點的轉世靈童。當被按圖索驥地找到這位昨天還是叛逆的小孩子這位轉世靈童的時候,一切都變了。第二天,我不得不和母親一起向這位未來的活佛磕頭行禮。這位小活佛坐在上面被瞻仰,接受村里大人孩子突如其來的崇拜的時候,還向我做了個鬼臉,但馬上就被他母親用目光制止了。再后來,解放了,我上了大學,成了作家。再次見到活佛的時候,他已經成了一名醫生,而且還寫了一本關于醫學的書。作為小說這個故事奉獻給我們的可不只是樸實的文字,自然的風景,它的巨大貢獻是人的心靈的解放。人們會從中發現,神是人造出來的。當瑪拉沁夫通過小說揭開活佛的真相的時候,作為閱讀者的人還會向佛膜拜嗎?小說所提示的真相沖擊了信奉者的靈魂,建構著人的精神信仰。所以,小說昭示的是靈魂的尊貴與自由,靈魂的尊貴首先是使心靈不受奴役與控制。我們閱讀陶淵明的作品,我們也隨處可以得到這樣的句子:“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難道陶淵明不也是在用詩昭示我們人心靈的自由嗎?

2情感的歸屬

文學教育要締結起人和人所處自然的感情,做個有情的人。

我們閱讀《唐山大地震》的時候,我們不僅從這篇報告文學中得到了悲憫心,而且我們還會對罪惡的地震帶給我們的房屋倒塌、馬路失陷,40余萬人的傷亡而傷心難過,生命像易折的花朵,如此之眾的活生生的生命瞬間殞落,我們為此而悲慟。這些寶貴的情感清洗著我們的內心,讓我們的內心明亮起來,由脆弱而堅強,對幸福的活著充滿了想望。當讀到郭沫若寫于1921年的詩歌《雨后》的時候,我們會立刻被下面的詩句迷住:“宇宙像是被淚水洗過的良心”。是啊,良心本來已趨于無瑕,可是還要被淚水洗過。這或許能夠輕易地喚起女性的共鳴:淚水過后,人的內心是多么安靜,多么恬淡,多么澄澈!而此刻,宇宙就如同這哭過的心靈。這是何等傳神的比喻!是用人的感覺來寫安靜澄澈的天空。據說,張學良的胞弟張學思在日本投降后回到東北到南滿中學堂去與學生交流,他問臺下的學生們,你們是什么人?萬萬沒想到的是,臺下的學生們竟然異口同聲地回答:“滿洲國人”。張學思再問,滿洲國人是什么人?學生們說,這里就是“滿洲國”,這里的人就是“滿洲國人”。十幾年的“皇民化”教育,就使得孩子們的情感歸屬發生了如此的改變!據當時的學生事后回憶,在日本宣布投降的那天,日本老師說“大東亞戰爭”結束的時候,學校的同學們還一直相信,是日本取得了勝利。文學是能夠捍衛人的情感歸屬的。學生在接受文學教育的時候,不可避免地要接受某種心理認同。

二、文學教育的價值在于其本身

好的作品,其文字本身便是教育價值。我非常同意東北師大附中孫立權老師的看法:語文課的課文不能僅僅當例子教。若是當例子教,那語文課就和數學、物理課一樣了。脫口而出,提筆就寫,這是一個好的境界。要讓學生脫口而出,非要讓學生懷著悅納的心情熟讀成誦不可;要讓學生提筆就寫,非得讓學生懷著仰慕的心情抄寫下那些好的東西不可。所以對待優秀的文字不要把重心放在分析和理解上,要放在熟讀成誦和隨手寫出的要求上,而且努力讓學生懷著悅納、仰慕的心情。在這個過程中,要讓學生閉著眼睛聽別人念,把學生的想像打開,讓學生在自己的腦海中把文字轉化成畫面,再由畫面轉化成文字。這個轉換過程是快樂的,學生在這快樂的情緒中對文字進行體會,品味,咂摸,感悟。當然,還有一些精讀的東西需要讓學生分析、排列、討論。

文學教育還要聯結起人與人所處的生活,讓一個無趣的人慢慢變做一個有趣的人。在生活中,有人脫口而出:“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這是熟讀和背誦下來的東西在生活中發酵出來的東西,是人生活中的亮色。剛畢業同學聚會,同學滿懷豪情:“飲酒做樂的是浪蕩鬼,醉酒哭天的是窩囊廢,飲酒贊前程的是我們新人這一輩”,這也是積累的結果。去看望退休的同事,見他在自家院子里開了一小塊地,晨耕暮耘。見面就聽他說:“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快哉!不管精當不精當,這是當年他的書底子給他的達觀。

若總是舍不得讓學生去讀,舍不得讓學生把這寶貴的文字,裝到自己的口袋里帶走,帶到他的生活當中去,學生就沒有完成語言文字的積累。若是不讓學生把這些優美而干凈的文字,帶到他們的生活當中,裝到他自己的口袋里,塞到他的腦袋里,在他未來的生活中隨時取用,那我們就沒有完成語文教學的任務。

三、文學教育的審美教育功能

文學的審美教育功能就是不讓人以丑為美,不以惡為善。

讀魯迅的《故鄉》,里面的楊二嫂從“我”家離開的時候,把一雙手套順走了。當一個孩子通過文學這面鏡子照出人性來的時候,他就會認識到順手牽羊地拿人東西是貪人便宜的行為,是丑的,而這個孩子昨天剛剛歡天喜地的在小區新建的水池里把物業人員放養進去的金魚和奶奶一起撈回了家里,今天他就意識到這是不對的了。幼兒園的時候,一個孩子的媽媽把他看了很久的一朵長在院子里公共蘺芭墻上的牽牛花摘下來給他帶回了家。可是,今天他通過文學形象的反觀照到了自己,覺得那也是不對的。而當媽媽把那朵牽牛花摘回家的時候,他也曾歡天喜地。過去欣慰的現在變得恥辱,這就是文學教育的功能。它讓人正確地看待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文學形象盛載著審美的使命,過去,一個孩子把放棄自己的黑頭發把它染成各種顏色的時候,他認為那是他最美的時刻,過去一個孩子把整個后背紋成一條龍看成是英雄壯舉,但是現在,他通過文學形象的比較和觀照放棄了形象的標新,動作的立異,他把江湖崇拜放了下來,改成為紳士和仰慕。過去他認為破壞是好的,現在他認為建設是好的。

文學的語言教育功能除了識字寫字之外還有讓學生通過閱讀完成對文明的話語方式選擇,形成優化的表達能力。功能很多,不一一細論。

 

(宋勝杰,吉林省教科院初中教研培訓部副主任)

 

上一篇:張鵬舉:校園文學既姓“文”,也姓“教”
下一篇:最后一頁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