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0月9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山東省實驗中學空間文學社 2013-04-25 14:41:21  發布者:phpcms  來源:本站

文學社社刊

    山東省實驗中學是省級重點高級中學,山東省首批規范化學校。學校成立于1948年10月,山東省創辦的最早的實驗中學。黨和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吳官正、雷潔瓊、李鐵映、陳至立曾先后視察過學校,對學校的整體辦學水平給予了較高評價。曾受到了國務院嘉獎。學校近年來被授予“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 “山東省教學示范校”等榮譽稱號。
    “空間”文學社是山東省實驗中學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它創立于1999年4月。“空間”文學社以鑄煉自我、建全人格為宗旨,以豐富學生的課外活動為主要內容。在老師指導下,社刊《空間》從約稿、寫稿、組稿到修改、排版、編輯、電腦制作都由學生自己完成。《空間》內容廣泛,政治、經濟、軍事、文學、歷史、音樂、體育、電腦等方面都有所涉及。創刊十幾年來,在全國中學界有了一定的影響,得到教育界和文學界的關注和鼓勵,著名專家學者劉國正、蘇立康、作家林清玄、葉辛、張煒、李貫通等為“空間”題辭,著名作家賈平凹先生親筆為《空間》題寫了刊名。《空間》上有近三分之一的文章被全國各大報刊轉載,近幾年在全國“新概念”大賽中成績居全國榜首,在歷屆“葉圣陶杯”、“文心雕龍杯”全國作文大賽中都取得了優異成績,先后涌現出大批全面發展的學生,如80后作家的領軍人物張悅然、90后新銳作家張蘇楠等。文學社曾獲“全國五十佳文學社”,2012年又進入“全國中學百強文學社”。學校因文學社團成果顯著而獲得首批“全國示范文學校園”(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和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評選)。
    實驗校訓:博學日新 德行天下
    實驗理念:為每一個學生創造主動發展的無限空間
    實驗語文:依托“空間”文學社,開展豐富多彩的語文實踐活動,充分發揮學生的主觀能動性,進行合作學習、研究性學習等新的語文學習方式,在文學教育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山東省教育廳張志勇廳長參觀文學社展評

張悅然回母校與社員交流

90后新銳作家張蘇楠與王岱老師

【學生佳作】

 

牽 掛

山東省實驗中學 高二    張天睿

 

出家門,走出我十年生活的地方,飛到國外去望一望,一直是我的夢想。

你給我報了美國旅游路線,堅決的逼我出去看一看,你說:“夢想越具體越好,才會有動力。”我歪著腦袋,興奮地眨眼睛,你意味深長的望了我一眼說:“去吧,孩子,我不會太想你。”

是嗎?我才不信呢。出國前的最后一天晚上,你拉著我的手,嗔怪揪揪我的耳朵,說:“好好玩,別太省錢。”我早忘了看你最后一眼,一甩手,沖進了喧鬧的人群,只是猛地回頭,你呆立著,眼角泛出點點淚光,又送我一個大大的微笑,雙手夸張的搖擺,讓我放心,其實我知道,你怎能不牽掛?

    美國是我夢想的天堂,一切都是我向往的模樣,廣袤的天空,有一番說不出的豪壯,寬闊的地平線,讓我飛翔的渴望燃燒,洶涌。

    記得去的第一天,上午正在興致勃勃的拍照,手機焦急地響了,我一接通,你惱火的聲音就從那頭涌出:“為什么不接電話?!我嘻嘻哈哈,佯裝“哦”了一聲 “對不起” ,你緩和了過來,責備我說:“以后記得時刻給我發短信,你不知道我有多……”那邊哽咽了,隨后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調轉了話題:“好了,平安就好,你這孩子。”你笑了,讓我格外溫暖。后來我才知道,那一天,這個時候,美國這邊是上午九點,而你那邊是凌晨一點。

    爸爸發短信說你最近有點失魂落魄,總是兩眼盯著遠方,泛著無名的淚光,像溪水一樣潮濕著眼眶,雙眼都紅腫了,一有空就抓著手機不放。爸爸說你想我了,讓我多回電話。

    我的心重重的,只是難過,但誰又能控制住這年少輕狂的心,在一次次與夢中圣地交碰后的狂喜,淹沒著淡淡的思念,遺忘著內心深處的那個你。

    直到在那里受到了同伴的委屈,沒有人守護的黑夜,讓我倍感孤獨,我悄悄發短信給你說最近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你第一時間親自打電話來,焦急地問我:“什么事?孩子,跟我說,我替你分析分析……”豆大的淚珠落了下來,我喃喃低語,撒嬌的無限延長時間,只是為了多聽聽你美妙的聲音,感覺心底那份獨占的溫暖。

    從那天起,才發現,淡淡的思念讓我變得安靜,心中抹過一絲幸福的憂傷,望天空,踏草地,我走過的每個地方,都仿佛有你氣息的芳香,穿過人群和林立的高樓,牽掛的那份愛,讓我隨時感到血液流過你胸膛的溫暖,似南風溫暖下的春天,一種經歷后才倍感珍惜的親情,在心中蘇醒,我知道,我們又一次戰勝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心與心相通了。

    愛,永遠是你對我唯一的詮釋,而當這份濃重的愛,被牽到了一個更遠的地方,就與思念的洪流相交融,交織出一個更美的詞:牽掛。

    牽掛,讓我們懂得彼此珍惜,讓我們倍感到生命愛與被愛的緊密相連,似風與微風一樣不可分割。

    終于坐上了回家的飛機,我早就準備好,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間,再大聲地喊你的名字:“媽媽!”

 

初春草色意幽幽

山東省實驗中學高二  劉智昊

鄉下的雪還沒有完全融化,茸茸細草這會兒還禁錮在斜七豎八的籬柵間,不過卻已經淡淡的飄出了幾縷幽香,過路人偶爾會尋著這點清香遠遠駐足來欣賞下春初的寸草之色。

父親告訴我,這正是春草萌生的時令,遠遠地給我指了指后院籬笆旁的小片草地,果然,土黃色的泥丘已經披上了層淡淡的綠紗,這恰恰是初春的顏色,沒有春夏之交的郁郁蔥蔥,亦是沒有秋冬間際的凄涼之意,他是春初所獨有的,正是為萬物的勃勃生機埋下的伏筆。父親很是喜歡這一幕,他告訴我,含苞待放的景象總會被寄托著不少的期盼,亦是載滿了無限的遐想。或是希望看到不久后的零零星星不斷蔓延開來,形成一幅鋪青疊翠的鄉草畫,或是期許在這片草之間萌生出繁花一朵,一枝獨秀?或是孤芳自賞。

放下了手中忙碌著的筆管,想要親近一下久違了的幽草,踏著小徑,踱著步子,姍姍地朝著那圣潔之地移去,幽幽草色逐漸占據了我的視野,將我的眼球吸引了過去,時間仿佛停滯了,頭腦中充滿了對綠色的渴望,想融入這綠色,融入這清幽。當我回過神來目光再次投向了那片草地之時,眼前的景象卻把我驚呆了。這哪是青草?分明是和黃土融為一體的野芽。難不成是自己的眼睛騙了自己?遠遠呈現在眼前的幾點翠茵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看著滿地的野草任憑寒風將其吹的左搖右擺,雜七雜八倒成一片,心中剛剛萌生出的些許暖意霎時間便蕩然無存,舍下這片荒涼的景象,轉身便向屋里走去,告訴了父親我剛剛看到的那幕,父親笑了,“你再回頭看一眼?”回頭的剎那間,蒼翠的綠紗仿佛又被人披上似的,分明和那黃土分的很開。父親告訴我說“這就是初春,令人欣然卻又不得近鄰,他是不斷萌發,不斷變化的。不信,三天之后,你再去踏望,看到的準是另一番景象。”父親的話,不禁令我憶起韓愈的“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或是周敦頤的“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陽光透過床角,擠進了房間,投射到了鐫刻著幾百年來塵封記憶的古書上,書頁間流露出了陽光的溫暖,似曾相識的氣味令我不禁合上了書本,悄然走出了屋子,再次踏上了通往籬間的小徑,臨近的時候,果真如同父親所言,這里的景象已經不同于三日之前,生機盎然的春草已初露頭角,經過春風幾日的洗禮,凄凄枯草攜著殘花敗葉恰已融入到了泥土之中,香氣也不同于彼時了。晨曦輕撫著大地,籬欄間便滋生出了幾縷暖意,草色在朝陽的掩映下,儼然分成了幾塊不同的色調。青中透翠,翠中生青。濃郁中不失暗淡恬雅的清新,蒼茫中無不葳蕤欣榮之色。心生不免生出一絲愜意,隨風昂揚,仿佛風鈴一般,風即使吹過了,滯留下動人的痕跡卻遲遲不減。不禁閉上了眼,想象著自己在一碧千里,綠茵遍野的草色中穿梭而行,自己的心中滿是綠色,滿是生機。

睜開眼的時候,自己又已坐在了書桌之前,翻開古書,又不時望望那抹春色,好一番“初春草色意幽幽”的景象。

這便是春色,他隱匿地顯現在你的視野之前,似茵疊翠,似夢迷離,有一種勾魂消魂之魅力,給人們留下了足夠多的空間,你盡可以去遐想,為這含苞待放的春色做一番輕描淡寫,為將要到來的花開時節捕風捉影,他單純地描繪出了初春的畫卷。終究是沒有一枝嬌艷的花朵混淆于這股清幽而一枝獨秀,與這般朦朧之境格格不入。這里便只是恬淡的味道,他只是綻放出春的本色,不需濃妝艷抹,不需人們精辟的華詞贊美,更不容許人們有意取之,你只得遙遠的觀望,才能享受到初春的顏色,才能捕捉到那股愜意的閑適之美,否則你便采不回半點春色。亦是與我們相同,生在燈紅酒綠的喧囂城市之中,心中早已有了掘取的目標,沾染了浮華之色,便無法擺脫俗世的誘惑,因此便永遠欣賞不到世間的風景無限。

初春草色意幽幽。繾綣歲月里,只想給自己許一個安靜的角落,求一份歲月靜好。讓自己駐足于此,著眼于不加半點修飾的恬淡之美,靜靜守候著初春的到來。

上一篇:北京師范大學附中我們文學社
下一篇:湖南省祁陽一中書巖文學社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