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0月8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江西省臨川一中詩雨文學社 2014-01-14 14:19:31  發布者:南楓  來源:《文學校園》2013.5

詩雨文學社_文學校園-中國教育文學網

文學社風采

 

社團簡介

江西省臨川一中詩雨文學社,創于20101月,現為團中央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優秀稿源基地,被授予“全國文學寫作基地”榮譽稱號。在2010年第二屆中少杯、2011年第三屆中少杯作文大賽中,文學社有上百位學生入圍決賽。20127月下旬,詩雨文學社在第十屆“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中獲得“全國百強文學社”稱號。現在文學社已成為中國校園文學委員會團體會員。

 

佳作選登

八度青春

 

厚厚的窗簾阻隔了窗外和煦的陽光,只隱隱看見書柜頂上琴盒寂寞的輪廓,灰塵飄浮著,搬運這五年的沉默無言。

驀地拉開窗簾,任陽光如精靈跳躍在琴盒上,往昔回憶逐漸清晰,緩緩打開琴盒,是一片失望。五年的日月,早已讓我的提琴松了弦,斷了馬尾。心存一絲僥幸的我提起琴,生疏地拉起C大調,仍是熟悉的C大調,但卻是無力變味的八個音符。

正如我蒼白無力的青春。

五線譜里,每種音階都有高低不同的八度,或激越高昂,或低沉渾厚,起伏不定的音符才構成了一首首精彩的交響樂。原以為我的青春也能像交響曲一樣多姿,但真正奏響的卻是這漫長的一個音符,最沉重無趣的音符。

我的十五歲沒有“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嬌憨;沒有“我輩豈是蓬篙人”的不羈;也沒有“青春都一晌”的放縱。我是如此單調地度過我的十五歲:上課、做題、睡覺。每當翌日睜開眼,看著天花板,又開始了重復的一天。有時我甚至懷疑我的一年里只有一天,剩下的日子都在重復著第一天。

是的,我放棄了一切,我愛好的一切,電影、散文……還有我熱愛的小提琴。

“我是自私的。”我時常這樣想。三毛可以為了一張沙漠的照片,為了前世飄渺的鄉愁涉足撒哈拉,我卻為了三年后的一紙文憑放棄真實的我。

盡管心中的不滿如小獸一般豎耳、暴戾、嘶鳴,但我仍用厚厚的題集鎖住它,關上悸動的心。

“我是聽話的。”我時常這樣安慰自己。為了未來放棄暫時歡娛,是值得的吧。

過馬路,躁動的紅色還有三十秒就消失,百無聊賴的三十秒,我環顧著四周的人群:有低頭看表的夾著皮包的商人,有推著水果的小販,有吹著泡泡的孩子。“也許它們心里有另一個自己。”正胡忖度著,綠燈亮了,我快步向前。

是啊,也許商人曾經夢想成為作家,小販夢想作一個歌手。但他們離自己的夢想大相徑庭,卻努力地生活著。也許,很多人的夢想,都化作孩子吹出的泡泡,飄飛,破滅,可孩子總要長大。

但我只會做無謂的煩悶,而不做任何一些努力。我的青春,原本可以歡快如音階的青春,在我的滿腹牢騷中成了最為蒼白的一度,變味的一度。

改變可以改變的,適應不可改變的,既然我無力改變我的處境,那就去適應吧。那些垂涎的夢想等著我去擷取吧!

夜已深,撤去深夜里的最后一縷光亮,沉入旖旎的夢境……

仿佛身體輕了,飛逸出去,那些散發著光芒的憧憬在我虔誠的祈禱下一個一個向我顯出隱藏的面目來,那是跳躍的音符,那是朦朧的詩歌,那是光影變幻的默片……它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連成一只大手臂,在我還未真正觸及到其中的一塊時,已將我溫柔地擁抱了進去……

一覺醒來,我翻出五線譜,調了琴弦,緊了馬尾。深呼吸,有力地奏響第一個音符,周圍的空氣也震動著。一曲奏罷,內心的潮涌宣泄而出,身邊跳躍如精靈的樂符配合著我奏出一年的酸澀與苦楚,久久回旋,不忍匿跡。

傍晚,走在喧囂的馬路上,耳畔又響起熟悉的旋律:“開始的開始,是我們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們在走。不憂愁的臉,是我的少年。不誠惶的眼,等歲月改變。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陽斜。人和人互相在街邊,道再見。我說親愛的道聲再會,轉過年輕的臉。含笑的,帶淚的,不變的眼。”

夕陽西下,但是太陽,它每時每刻都是夕陽也是旭日,當它熄滅著走下山去收盡蒼涼殘照之際,不恰恰是他在另一面燃燒著爬上山巔布散烈烈朝輝之時嗎?伴著余暉,我沉靜而又堅定地走著,以積極拼搏為基調,用奮發昂揚為和弦,跨越人生的八度!

(作者:劉雅楠) 

 

點點滴滴

溫熱的季節,夏日里,風吹過的午后,藏著我們的故事,那樣熟悉。

總想借用余秋雨先生的一席話:“一燈如豆,塵世蒼茫,斷鴻聲里苦雨冷。悟,此刻無關風月;痛,不為柔情為浮生。”

確實,抹著厚重的塵埃,“浮生”一詞,輕寥數筆,卻嘆盡多少歲月借著清風把酒相送,太多的詩頌,醉生夢死也空。

無醉今朝。我們,扮演著學生的角色,也只體味著膚淺的世俗。漫長的雨季編織起一張張含淚的網,眉頭上已不再是歌頌的文字。曾聽說寫文章是一種游戲,錯亂地玩弄主謂賓的位置,我怕自己還沒有資本,還是寫不出那么漂亮的句子為狂逝的青春挽留一些什么,但我仍要用別樣的情懷來寫這種感嘆時光的文字,一如自己已出離這個世界好久,抑或在許多人面前垂垂老去。因為我知道,那些沒有后來的故事注定是一個人的地老天荒,而文字卻如同囤積在時間上空的浮云。這里,我只想為你,一點一滴,靜靜述說。

一點一圈漣漪,有校園里舊時光的味道。

曾經的歲月,記憶中依次連接著教室、食堂、寢室這三個頂點,構成最堅固的三角形,我們都在自己辛苦爬進來的銅墻鐵壁里掙扎、沉淪著:5分鐘“把鐵煉成鋼”,15分鐘和枕頭敘溫存,剩余的就丟給教室,所以在本被課本強行霸占的課桌上還硬貼上一張臉昏睡,真是絕美的側影,映著年少的過往。不然想起《圍城》中所言:“城里的人想要逃出去,城外的人想要沖進來。”——實覺人世間嘆不盡的相似與相憐,記憶難再連!

懷念最怕在明媚而憂傷的季節。總還記得,那些年,我們老是把一些容易讓人想到過去的歌拿出來唱,老唱完后還一臉假裝的笑容;那些年,也曾和好友靜靜躲在操場的角落,為彼此擦去青澀年華留下的淚水;那些年,也會用鉛筆,借著稚氣,來涂滿課余的空寂,有時,和同桌來場對罵,還劃上“三八線”……那些年,青春在墻上剝落看見小時候,時間已把一切化作曾經。

如此,找一個靠窗的位子,把陽光放進來,寫些無關緊要的碎碎念,紀念我的校園。

一滴一道憂傷,生活就是街邊每一絲氤氳的沆瀣。

那些似曾相識的黃昏中,那些年少的戀戀風塵中,我們選擇將溫情的戀舊載入回憶。還記得小時候,我極愛沿著河岸行走。在凝望河水中的粼粼波光時,我頓覺時光同我一起正注目凝視著波光,時間匆匆的步履已然化作一泓美麗的水色。水中那些常常稍縱即逝的陰影,讓我迷戀了許久。兒時的我知道,那輕影,是魚兒,而水中藏著我們的夢,夢里卻想著在盛放雨季的低地,我們要放生自己。

歲月路頭,我緊握無聲的竹笛,都說人生彈指芳菲暮,只于消遁處盡抹童年的愉悅。

童年對于我們,是以45度角的姿態,仰望天空,陽光撲打在我們圓嘟的臉頰上,我們卻托著腮裝著可愛。思緒借著年少的風旋在動漫中,有永遠會被喜羊羊打敗的灰太狼,有火影、死神、獵人敘著友誼戰斗,嘴里還天真地喊道,我是要當海賊王的人……

稍大些,認識到沈從文先生,看他的童年,在鳳凰小城,一片墨綠色成就他的顏色,以至于每一次走進他的文字,都是在下雨,即便有陽光曝曬這安靜的城市。

才總是感嘆,年少時裝著一腔熱情跟沖勁,顛覆世界以后,自己再學會倒立看世界。而青春就是在這角度的旋變中開始出現棱角。也許,它無關風月,無關愛恨;也許,我們在青春的河流里,我們應該算是一枚細膩光滑的石頭,如此靜好,守著歲月;也許最后,還是只能紀念,紀念陽光下每一個花期輪回。

總在時光的拐角,我頻頻張望,每一次珍藏的感動,都仿佛是午夜無聲泛起的涼。然后了卻牽掛,告別熟稔,曾把傷痕當作成長的刺青。所以人說,染一襲寒霜,剪一束暮色,撐一把青傘,行走于絕美的風景之上。而若沒有別離,成長也就無所附麗,才總拼著細碎的青春,依舊是青春。

當童話失去顏色,天使折斷翅膀,萬花筒里的繽紛被空無一物的繁重所代替,你告訴我,,我們最先衰老的不是容顏,而是那顆奮不顧身的心,因為有些傾注一生心血的事,會被時光無情拋棄。但追尋,或許就應該義無反顧,因為,有些飛翔,需要經過漫長的等待。

正如安東尼所說:“生活是一場又一場美好事物的追逐。”所以才舍得用青春換取。

“青石板,煙柳橋;西子畔,蘭花舟”——想用著點點滴滴為你催成一幅畫,我上的色,你抒的情……

以七堇年所說:“命運待我如此優渥,以致歲月是否寬宏,已不足為念。”是啊,那些藏在這里的點點滴滴,僅是一張薄紙所承載的味道!

(作者:曾志強)

上一篇:山東省東營市第一中學二月文學社
下一篇:四川省雙流棠湖中學棠湖文學社

媒體鏈接
 
福建36选7走势图